仁波切的新年愿望

2022年2月28日

再过几天,最后一个我们称之为「新年」的文化现象即将到来──这次是藏历新年。

「新年」是人类因方便之故而想出来的无数的词汇之一,就像笔、擦子、鞋带、发夹和衣架。我们也给无实体的概念贴上标签,比如「天空」,那也是为了方便之故;我们把空间分割成四个方向,然后坚持有个中间,但这怎么可能?我们对时间也做出同样的事,因方便故把一天划分为二十四小时,一小时分为六十分钟,一分钟分为六十秒。基于那样的幻觉,我们称之为「新年」的这个闹剧于焉诞生。

对小孩子来说,新年是他们所期待的,就像期待生日一样;然而对于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我们宁愿忽略新年。但不论喜欢与否,由于我们包覆在身、语、意的壳之内,所以我们都受制于变样、腐败、松弛、飘移、衰弱等情况。因此,即使我们现在正经验着不确定性的诸多展现,也不能阻止新年的到来。

藏人所称的「牛年」只剩下几天,过去这一年绝对不容易。令我们不安的是,在疫情的不确定性仍然持续之际,欧洲爆发了战争──这是我们这一美丽星球上另一折磨人的争战。佛陀的追随者因为太多杰出大师的离世更是感到无力,那些杰出大师都是佛法的旗帜。过去一年,很多人因为发生许多事情而忧伤沮丧。但是很快地,我们将对这极糟糕的一年涌现怀想之情。

一如既往,在虎年到临前的几天,很多人开始思考新年愿望,包括我本人也是如此。虽然我知道,公开宣布我的新年愿望是冒着被指控自负的危险,但以我的观点来看,这么做是在暴露我自己的缺点。

好,这就开始说了。我的新年愿望是每天念诵《莲师七句祈请文》1000遍。我要补充说明,这也许不必要在一个座间或挺背打坐的正式修持时,念完所有的1000遍。例如,我也许在与人交谈时念诵,或是在购物商场浏览货架时念诵,或是在上网时、看YouTube影片时念诵,或是在偶然看到一部有趣的电视影集最新一集的播出时念诵。我知道,对有些人而言,这种念诵方式听起来有点丢脸,这不是累积祈请文的完美方式。但在如今这个时代,如果有人像我这样把嘴巴孤立起来,时间长短只够念诵《莲师七句祈请文》一遍,那也只可能被认为是非常有价值的活动,绝对比什么都没做要好。

所以,如果任何人想要有类似的新年愿望,请加入我。你不必承诺每天念1000遍,也许100遍对你比较适合,或者甚至10遍。当然,如果你比较喜欢身体坐直、远离分心事物的正式修持方式,请随意。但如果你和我一样缺乏纪律、无精打采,与其斥责自己非常没用,不如鼓励自己。那就是我做的。即使是最缺乏纪律的修持都远比什么都没做要好。

最后,为了减低回复我所收到的新年祝贺的负担,我要先发制人地祝福每一个人:「新年非常快乐」。

~宗萨蒋扬钦哲

 

聆听宗萨钦哲仁波切念诵的《莲师七句祈请文》。音乐:Tadi 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