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哲通讯

2022年12月

 

感恩与祝福

 

 

 

事实上,钦哲基金会能够于此世间尽力地去护持与弘扬佛法,完全归功于我们的护持者与志愿者们的崇高精神。

——宗萨钦哲仁波切

在2023年即将来临之际,钦哲基金会全体工作人员在此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心安宁,富足健康!在这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里,特别感恩我们的捐赠者与志愿者们,感谢大家给予基金会坚定不移的支持和无私的奉献,我们也特别为您献上代表吉祥长寿的白度母画像以略表我们的感激之情。此幅白度母画像由我们的艺术家朋友Emily Avery Crow慷慨赠予,画作的背面印有仁波切所撰《度母颂》。该原版画像在一个月前在北印度宗萨钦哲确吉罗卓佛学院圆满结束的《成就法总集》坛城上敬奉,意义非凡。点击下载简体中文繁体中文英文印地语尼泊尔文葡萄牙语西班牙语藏文的度母卡片。 

对许多人来说2021至2022年的财政状况都极不容易,基金会所收到的捐款总金额与往年同期相比也有所下降,不过令人鼓舞的是,捐款者的人数却上升了17%。我们相信,无论金额的多寡,每一笔给予钦哲基金会的捐赠都将有所作为。特别要感恩所有一次性捐款者、定期定额的捐款者以及“文殊善施”护持者们,以及真心祝福我们的每一位。感谢你们,即使在面对诸多不确定性时,仍然跟进、支持我们的工作。

乌克兰哈尔科夫的春天,照片由乌克兰捐款者阳光提供

阳光是一位来自乌克兰的捐款者,目前她以难民身份居住在德国。今年夏末,她发来一条讯息,告知我们她原有的乌克兰银行账户无法继续使用,但她仍希望能找到其他的方法来继续每月定额捐款。她这样写道:

我是在香港遇到了我的第一位佛法老师。在移居台湾之后,我就读于佛光大学学习佛学。与许多其他佛教徒一样,我一直遵循着宗萨钦哲仁波切的教法。

2019年毕业后,我回到老家乌克兰哈尔科夫。从那时起,我积极参加宗萨钦哲仁波切所有的线上开示,以及任何与仁波切有关的团体修持活动。同时,我也是“八万四千·佛典传译”所译经文的热心读者。

之后,战争在乌克兰爆发。尽管生命没有受到威胁,但我现在是一名乌克兰难民,我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我衷心感谢钦哲基金会为弘扬佛陀教义所做的努力,就个人而言,我从中受益匪浅。捐款给钦哲基金会让我很开心,这样使我感觉好像与仁波切和基金会的联接更近一些。

十几年前,钦哲基金会发起了“对等捐赠计划 ”。当时,一群现在被称为“文殊善施”的护持者们发愿找到一种能产生更大影响力的方法。于是,这群护持者们承诺每年赠予基金会较大金额的善款,这些善款不但为每一份定期定额的捐款提供对等金额的捐助,使得所有定期定额捐款者所产生的影响得到倍增。同时,也成为基金会稳定的资金来源,保证我们能够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到像是在高等学府捐赠佛学永久教席以及投资于佛教儿童教育(包括开设佛教小学等)此类更大规模的优先计划。近期一位来自瑞士的捐赠者加入了“文殊善施”护持者行列。他与我们分享道:

我曾与非盈利组织Helvetas在瑞士进行合作。上世纪70、80年代,我有机会在不丹中部为不丹王国政府工作。在那里,我特别幸运地遇见了怙主顶果钦哲仁波切。1999年与2000年期间,我在法国多尔多涅参加了宗萨钦哲仁波切的教学。多年来,我一直是钦哲基金会的定期定额捐助者。现在得知“文殊善施”护持者计划后,我很高兴地希望加入该行列,我会以每年捐赠2万美金,为期5年的形式参与此计划。在此之后,到2027年,我将已78岁,身处诸行无常的轮回世界中,假设我那时仍然活着,到时看看还能做些什么。

愿钦哲基金会为造福人类参与的所有工作,帮助大家从这个可怕的“末法时期”中获得解脱,及减少一些对轮回的执着。

 

让我们祈愿世界早日祥和、和平与繁荣;祈愿即使在这个动荡的年代,佛法依然兴盛与闪耀。

——宗萨钦哲仁波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