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哲聚焦

2022年1月

印度特刊:让佛教返本归源

(上篇)

 

“钦哲聚焦”2022年新年特刊将带大家去印度, 了解钦哲基金会在印度所护持的两个主要佛法中心 ——“鹿野学苑”(Deer Park Institute)和 “佛足佛法中心”(Buddha Pāda)。由于内容丰富,我们将分两上、下两篇发出此特刊。上篇着重“鹿野学苑”和“佛足佛法中心”的活动近况。下篇我们会报导印度“社区卫生计划”的展开和“光耀大觉寺”的项目进展,我们也邀请了两位印度同修分享他们在“鹿野学苑”的亲身经历,以及介绍一部在“鹿野学苑”拍摄的电影。

上图:彩虹中的鹿野学苑校园

“鹿野学苑”

—— 延续那烂陀精神

十五年前,仁波切为座落于印度北部喜玛拉雅山麓小镇比尔的“鹿野学苑”揭幕。如今,“鹿野学苑”已经发展成熟为一个全功能的学院,并一直秉持它的核心愿景 —— 重现古印度那烂陀大学的精神。在那烂陀这所伟大的佛教大学的鼎盛时期,不仅所有佛教的传承都得以研习和修行,其他学派的古印度哲学、艺术和科学也同样盛行。

鹿野学苑主要是一所为在家人而设的学院,尤其是为印度民众提供一个研习和探索佛教和其他同样源自印度的传统智慧的空间。鹿野学苑的课程(包括哲学、禅修、艺术和文化、古典语言、瑜伽和入世佛教等)提倡借由闻、思、修三学获得真实的理解和体证。近年来,在扎根于古典智慧传统的肥沃土壤的同时,也尝试利用电影和其他艺术形式,赋予它的学术和禅修课程一种崭新和现代的表达。

仁波切于2020年7月在鹿野学苑给予文殊菩萨的教法

2020年初,“鹿野学苑”碍于疫情而不得不暂时对外关闭。而在7月25日,仁波切却出人意料地在“鹿野学苑”美丽的户外讲堂为大家带来一场关于文殊菩萨的开示,并随即为庆祝蒋扬钦哲旺波诞辰两百周年而举办的“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全球持诵活动拉开序幕。这场即兴的教学令大家精神为之一振。通过网络直播收看的朋友还留意到,与以往仁波切开示座无虚席的场景截然不同,当天在场的听众仅有数头埋头吃草的山羊和一只驴子 —— 大家不禁莞尔!点击这里重看开示直播视频。

到九月,比尔疫情放缓,“鹿野学苑”谨慎地重新开放,到2021年十月,已举办了四十多个课程,在其美丽而宁静的校园接待了八百多位学员。课程一如既往包罗万有,除了其核心的佛学研习班和禅修班之外,还提供了由舞蹈到瑜伽、由写作到电影拍摄、戏剧表演、由育儿到艺术治疗和心理坚韧力等的课程和工作坊。虽然旅游禁令和封城管制令国际学员的数目骤减,但来自当地社区和印度国内各地的学员,参与课程的投入程度却明显地加深了。我们将在下篇邀请两位“鹿野学苑”的同修与我们分享他们的亲身经历。

“鹿野学苑”各类课程海报集锦

让我们引用“鹿野学苑”已故资深导师、作家拉吉·拉玛娜在学院开幕时所撰写的这篇优美散文中的一段话作为本次报导的结语:“上师的慈爱令那烂陀精神重现于‘鹿野学苑’,在宗萨钦哲仁波切的指导下,大众可以直接地接触这个独特的传承。他的愿景是在此开启一个可以自由对话的空间,让人们能基于爱和慈悲进行辩论,让理智和情感相融。”

点击这里阅读拉吉的文章全文(英文)。

点击这里观看“鹿野学苑”2021年宣传短片。

当仁波切在2014年被问到有什么是他希望能在印度见到的事情时,他回答说,希望印度能够守护其佛教遗产,并希望对佛法的学习和修持能在印度真正兴盛起来。

“佛足佛法中心”

——连接传统与现代

在这个黑暗时代,我们不能失去光明——尤其是最重要的自明,即人人皆具、不假外求的具生光明。除了三大启明者——无垢光·龙钦冉江、悲智光·吉美林巴和正波·般若光——之外,还有谁能如此完美无瑕地为我们揭示、讲述、阐释和引见这个宝藏?

有福作为这些伟大光明上师的法座所在地,“佛足佛法中心”与有荣焉。时至今日,印度依然是此世间甚深智慧、光明和启蒙的源头。的确,单是现在称作西孟加拉邦的地区就产生了其中一些最伟大的佛教大师,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足迹。在21世纪的现在,我们绝对不能和这个殊胜传统与精神泉源失去联系。

—— 宗萨钦哲仁波切

在佛足佛法中心眺望提斯塔河谷

“佛足佛法中心”是悉达多本愿会印度分会新近设立的协作中心,位处印度西孟加拉的卡林邦。在2020年三月开光之后,即遭遇印度实施全国封城,直到2021年二月才正式举办常规的课程。

佛足中心行政小组由阿旺丹增祖古带领,在Suruchi Choksi、Reena Bauddha、帕香、迪旺的协助下,与悉达多本愿会印度分会以及鹿野学苑的教职员紧密合作,在过去十个月举办了15个课程, 有逾二百人参加。活动内容多元化,包括舞蹈、艺术、戏剧表演、写作、瑜伽、方志、佛教禅修和闭关等等。

阿旺祖古自幼便在喜马偕尔邦的西姆拉跟随上师怙主达龙哲珠仁波切修学佛法,他之后也在比尔的宗萨佛学院就读。在此,他和大家分享过去一年在佛足中心的工作体验。

2021年11月,阿旺祖古带领了禅修和佛法入门的课程

 

“我在锡金甘托克有一间小寺庙,距离卡林邦大约三小时的车程。自从去年三月钦哲仁波切邀请我加入『佛足中心』之后,我大概有一半时间来这里,另外一半时间留在我的寺庙”,阿旺祖古娓娓道来,“我在这里的经验非常美好,我从小在寺院环境里长大,所以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非常新鲜。我有机会接触到许多对佛法感兴趣的普通人,我聆听他们的经历、他们的人生故事,这很有趣,给我带来新的启发”。腼腆地笑了笑,祖古继续说到:“我最大的挑战是缺乏社交技巧,僧人通常比较害羞和内向,不太习惯和人交流。现在我已慢慢地适应过来。”

除了管理“佛足中心”和他的寺院,阿旺祖古亦领头协调触地计划(Bhumisparsha)于2021年启动的在全球种植八万四千颗树木的活动。你亦可能在仁波切的新片“寻找长着獠牙和髭须的她”中见过祖古的脸孔。.

阿旺祖古在2021年9月16莲师日,带领佛足中心团队围绕中心种植了68颗树

除了藏文和英文,祖古还操流利的尼泊尔话,因此他能与当地人自由沟通,因为当地人大多会讲这三种语言之一。基于历史原因,卡林邦的人口由多个喜马拉雅山区的民族组成,包括藏人、尼泊尔人和不丹人。“佛足中心”的愿景是在这位于古代丝路的重要地区恢复佛法的根源,佛教在此曾经如此繁荣兴盛。而在并入西孟加拉邦后,卡林邦也顺理成章的和孟加拉文化产生连结,众所周知,孟加拉文化以其在艺术和文学领域的丰饶闻名。

“尼泊尔语菩提拜赞歌”音乐计划恰好体现了这个特色。宗萨钦哲仁波切曾表示,希望米滂仁波切撰写的《加持宝藏·释迦牟尼佛成就法》能以“拜赞歌”(印度文:巴将/bhajans,是印度文化中社群共同以歌唱的方式礼拜和赞颂神灵的传统。)口语风格谱以乐曲。受此启发,在阿旺祖古和噶玛拉嫫博士的带领下,“尼泊尔语菩提拜赞歌”音乐计划在2020年初诞生,为以尼泊尔语为母语的佛法修行人提供“拜赞歌”修持仪轨。第一首拜赞歌“玛哈牟尼”由Deoashish Mothey作曲、Sumit Mukhia混音制作,他们二人皆是卡林邦本地人。填词人Dipak Kumar Rai的灵感来自于《加持宝藏·释迦牟尼佛成就法》。点击这里收听“玛哈牟尼”。

 

 

Sumit(左)和Deoashish(右)在“佛印中心”的临时自助录音室埋首音乐计划

相较于十多间当地包括萨迦、宁玛、噶举和格鲁派的佛教传统寺院,“佛足佛法中心”是卡林邦的一张新脸孔。它吸引了不少当地居民前来探索,特别是年轻人。“年轻人很有艺术感、很有创意。这里有很多独立音乐和文学。由于该中心创办人尼昌钦楚仁波切长期旅居日本,而中心历时14年才最终落成,具有独特的日式建筑风格、现代感的设计,所以本地人称之为『日本庙』。钦哲仁波切认为这很好,很有新鲜感”,悉达多本愿会印度分会的董事帕香告诉我们,“和『鹿野学苑』以及如今熙熙攘攘的比尔有别,『佛足佛法中心』充满襌蕴、更加宁静、适合静修。”

尊贵的萨迦法王宝金刚仁波切最近造访了佛足佛法中心

在“佛足佛法中心”所处的喜玛拉雅山区,雪巴、塔芒、廓尔喀、拉普查、西藏、不丹、锡金等民族数百年来忠实守护着这个智慧传统。虽然在殖民地时代我们差点失去了这种缘结,但是这个珍贵的遗产依然在喜玛拉雅山区人民的心中召唤着他们,从未衰退。看见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追寻其生命的根源,让人感到非常欣慰。

我们现代人甚至比以前更加需要这个古老的精神遗产。因此,在这个历史时刻,“佛足佛法中心”发愿提供设施与空间,作为探索并欢庆此精神遗产之用。与此智慧传承不分离的佛足中心也将成为可供21世纪网民借由音乐、艺术、诗歌、戏剧等各种方式与更宽广世界接触的空间。通过这一切努力,将能促使踏入佛足中心敞开大门的人们探索、发现并致力于乔达摩佛为我们指出的人类本具之善。

—— 宗萨钦哲仁波切

钦哲基金会祝各位新年快乐!

让我们发愿很快在印度重聚,一同欢庆太子悉达多、释迦牟尼佛。

访问“佛足佛法中心”的全新网页,了解更多资讯。

阅读仁波切在“佛足佛法中心”开光庆典的报导

 

其他讯息

忆念三宝成就法中文共修即将于二月正式推出,时间为周日上午11点,每月两次Zoom鏈接与英文共修相同,敬请留意。请登记忆念三宝共修電郵通。)

– 隔星期进行的绿度母线上共修(英文和梵文念诵,印度同修会同时献上绿度 Charya 舞蹈供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