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比尔 报道,2019年7月

2019年7月在巴黎举行的国际藏学协会第15届研讨会,是一个为期一周、充满乐趣、有数百位涉猎藏学研究各领域的学者们重聚一堂的盛会。会议举行的时间,恰好完美地发生在两次破纪录的、席卷法国的热浪之间的舒适间隔期。该活动在位于巴黎13区、与塞纳河仅几个街区之隔的法国国立东方语言与文明学院(INALCO)举办,这次活动开启了一个充满活力的论坛,讨论的话题包括从艺术到当代教育、以及西藏宗教现代与传统的各个方面的广泛议题。

扎克与同事在第15届国际藏协研讨会

除了各主题小组的演讲,以及与才华横溢的当代西藏电影导演贝玛.策登(Pema Tseden)一起共度了一个特别的夜晚,我们中的很多人也对活动期间的茶歇以及一起用餐的时光,有着同样的期待。因为这是我们得以同来自远方学院的朋友及同事们重聚、交流,并与其他与会者建立新的友谊的机会。这是一次大型活动,同时间有十个不同的议题在进行。

我们都尽量多地去听不同的讨论, 在会场与会场之间的走廊上挤满了在不同演讲主题间游走的听众,从激发他们兴趣的一个主题转到另一个。就我个人而言,印象深刻的是关于西藏证道歌主题研究的讨论,包括安德鲁·昆特曼(Andrew Quintman),山本卡尔(Carl Yamamoto)及斯特凡·拉尔森(Stefan Larsson)的分享。安德鲁·昆特曼(Andrew Quintman)“有关库尔(藏文:Mgur)表演与主题音乐注解”的分享,为我们介绍了库尔——一种精巧美丽的文本类型,它编码了一种独特的西藏风格的音乐符号,用于吟唱宗教歌曲。几个世纪以来这些手稿如何被使用是一个有点神秘的问题,昆特慢教授的演讲,和很多最好的演讲一样,在揭晓了很多答案的同时也开启了很多问题。像这样往往要耗费数年时间才能组织一次的国际会议,它如此有价值的原因之一是,能把我们从各自的学术堡垒中抽离出来,让我们得以接触到丰富到激动人心的西藏文学遗产的新内容。

我在探讨西藏玛哈瑜伽的小组里作了一个演讲。玛哈瑜伽传承在公元8世纪晚期盛行于印度,而此时西藏人正第一次初步尝试大举建立起佛教的法幢 。我的论文,和小组中其他几篇论文一样,触及到宁玛派最重要的经典“秘密藏续”。这部密续曾引发很大争议,宁玛派修行人花费了几个世纪来证明此密续的核心文本源自印度而非他们自己所编造。

扎克在研讨会上分享他的研究

我在演讲中提到了一部非常重要的关于密续的早期论著,这部论著本身也存在着争议,它撰写的时间可能比很多西藏人所相信的要早得多。能够与我的导师——来自伯克利大学的杰克·道尔顿(Jake Dalton),以及来自汉堡大学的多杰旺秋(Dorji Wangchunk) 分享小组讨论的内容,令我非常荣幸。多杰旺秋是我之前从未谋面但却十分钦佩的人。另一个来自我们小组讨论的意外惊喜,是德吉卓玛(Deji Zhuoma)有关西藏历史上迦利女神崇拜的研究分享。她是在中国工作的几十位藏族学者之一,这些藏族学者在会议上全部使用藏文发表演讲。他们的分享,虽然令我们这些自称从事藏学研究、却不太能听懂藏文的人感到羞愧不已,但看到国际藏学协会的组织者在推动年轻一代藏族学者方面所发挥的作用,令人深受鼓舞。